澳门福彩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2020-09-07 17:54 評論數:

香港第三波新冠疫情仍在持續,好在每日新增確診人數逾百的情況已成過去,如今這一數字重落回個位數,清零或指日可待。

  與此同時,香港政府于9月1日正式開展普及社區檢測計劃,鼓勵全民免費參與核酸檢測,內地亦派醫療隊伍赴港支援。

  香港社區平日如何防疫?疫情對港人生活有何影響?關于全民檢測的錯誤說法又有多少人相信?觀察者網就這些問題采訪了仍在屯門區富泰邨設立工作室為居民服務的前區議會議員陳文偉先生。

澳门福彩  [采訪/觀察者網 李泠]

  ·社區防疫再緊張

  觀察者網:從區議會選舉結束至今,將近一年了。看您朋友圈,仍在社區里設有工作室,現在主要都做哪些工作?

  陳文偉:其實去年選舉落選后,我們很多同仁仍堅持在社區里為大家服務。很多人在小區里找個地方開設一個工作室,繼續跟以往那般做服務社區的工作。

  觀察者網:以前擔任區議員,辦公室的財務支出由政府承擔;介意問下,如今這錢由誰兜底么?

  陳文偉:我們大部分從事社區服務工作的,都有一些政治聯系,比如我是工聯會成員,有的人從屬于民建聯或新民黨,等等。組織承擔我們的辦公費用,也會支付我們一定的薪酬,讓我們能夠繼續專注于社區服務工作。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富泰邨所在地理位置(圖/谷歌地圖)

  觀察者網:我看到您在朋友圈里提及,富泰邨被媒體批為疫情“重災區”。為什么會有這說法?

  陳文偉:第三波疫情比較嚴重的時候,一天會有上百個確診病例。當時慈云山所在的黃大仙區確診人數較多,因有些病例來過富泰邨,再加上我們這邊有7例確診,所以富泰邨在政府公告上出現的頻率較高。當然,“重災區”這一說法有點夸張。

  觀察者網:能否介紹下,若發現感染新冠病例,后續有哪些流程?

  陳文偉:在香港,如果小區里有一個居民確診了,他會被盡快送到醫院。不過據我所知,第三波疫情剛開始時,醫院的床位比較緊張,有的確診病人自己在家待了四五天才被接走。好在港人有時自我控制意識較強,當他知道自己感染新冠后,會留在家里等醫院接取。而跟確診病人有密切接觸的親友當天就需到檢疫中心接受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為社區居民分發口罩(作者供圖)

  觀察者網:居家隔離時,他們的吃飯問題怎么解決?像內地先前會送米送菜,香港這邊呢?

  陳文偉:吃方便面吧。一般來講,香港人家里總會放幾包方便面。而且早前一陣子,港人搶購物資搶得很夸張,搶糧食、搶紙巾,反正超市里能吃的用的生活必需品基本都被搶購一空,有的到現在都還沒用完。

  觀察者網:檢測出新冠患者,小區會有哪些防疫措施?

  陳文偉:疫情在武漢爆發時,大約有3900名港人滯留當地。3月初,政府安排港人返港,當時我也在其中幫忙做事,所以我對內地的防疫工作有一定的了解。跟內地相比,我覺得香港的防疫工作做得比較松懈。

  比如在內地重點疫情區域,只要一戶發現確診病例,整棟樓甚至整個小區都要進行封閉式管理;而在香港,從沒有這樣的做法,大家仍能自由進出。這點牽涉到香港社區的管理問題,或許也因為香港社區缺乏相應的配套資源。

  衛生署每天會公布新增確診病例數字。如果某小區里有人確診了,衛生署會通知相關部門——有的是聯系民政署,而我們富泰邨是公屋,所以衛生署會通知房屋署;民政署或房屋署會通知它底下的物業管理,物業收到通知后,就開始準備所謂的消毒工作。

  清潔工全身罩著防護服,給整棟樓做清潔消毒工作。看上去像是做了點東西,但其實你若詳細了解,便會發現他們做得不是很專業,消毒工作比較粗糙,就用稀釋過的消毒液刷地擦墻。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若有人感染,為保護病人的隱私,政府不會公布病人的詳細地址,不會具體到哪個單元。哪怕你是病人的隔壁鄰居,政府也不會給你額外的提醒。因此若看到衛生署的人過來把居民接走,或見有救護車開進社區,大家會疑神疑鬼地猜測是誰——其實有時候救護車過來,是因為其他疾病,跟新冠無關。

  也有很多人會私底下給我們打電話或發微信,問到底是哪個公寓,我們最多只能說在幾樓,讓他們多注意些,更具體的就不方便透露了。這點其實也給防疫工作帶來了極大的不便。

  ·生活不便,但能理解

  觀察者網:政府收緊多項防疫措施,對你們的日常生活影響大么?

  陳文偉:自第三波疫情出現以來,限制令又重新嚴格起來,如公共區域(無論室內室外)都強制戴口罩、禁止公眾場合兩人以上聚集、食肆全天禁堂食,等等。目前來看,政府采取的這些措施還是有一定效果的。當然,不方便也是有的,比如朋友間不能再像往常那般聚會。不過疫情之下大家也沒多少聚會的心思,對這要求也能理解。

  對于我身邊做生意的朋友而言,那麻煩可多了。畢竟做生意搞項目需要開會討論,而有些社交不是用Zoom視頻會議就能解決的,面對面的交流更為有效。我也有一些朋友開連鎖餐廳、連鎖酒店,他們現在常跟我吐槽,說自己的生意瀕臨死亡邊緣——相比以往,他們如今的業績降了至少9成,現在大家都是勉強撐著。香港的餐飲業有一點不如內地。在內地,如果不能開門做生意,店家可以做外賣。

  觀察者網:我看我的朋友圈里,有些在香港生活的友人時常吐槽回內地不方便。

  陳文偉:我身邊有朋友在內地有公司,所以也在香港待不住。據他們描述,他們在入境前要先做核酸檢測,證明人未感染新冠病毒;等了9個小時后過海關,一過海關就被送到酒店接受14天的隔離觀察。我看他們期間每天都在刷微博,分享一天內做了什么事,日子過得很悶。

  算下成本,先前做個檢查大概需要1000至2000港幣,再加上隔離14天的食宿費用,回一次內地要花七八千。因此雖然很多人想去內地,但又覺得七八千去一次不劃算。

  ·“全民檢測”效益恐打折

  觀察者網:現在香港普及新冠病毒免費檢測,你周圍報名的人多么?你們是否會統計社區內自愿報名檢測人數?

  陳文偉:我們不掌握相關數據,因為大家都是自己上網登記。年初香港政府給每個永久居民派發一萬港幣的補貼,當時也是采取網上登記的方式,所以這次多數人對報名流程會比較熟悉。不會上網的,可以到我們辦公室,我們提供相應幫助。主要是不會用智能手機,家里又沒年輕孩子幫忙指導的老人會過來求助。不過也有老人不想檢測,主動放棄這一免費服務。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觀察者網:你去檢測了嗎?

  陳文偉:做完檢測了。

  觀察者網:能否分享下檢測流程?

  陳文偉:登錄政府相關網頁,輸入個人資料,挑選一個離家近的檢測點,隨后網站會發一個編號,以便后續核對。我預約了9月1號到體育館做檢測,現場排隊順暢。

  首先登記身份證等資料,隨后職員會派發一套含測試棒在內的物料。到檢測柜臺后,采樣員提供紙巾,供鼻子不適時使用。采樣員先用檢測板在左右鼻孔采樣,耗時8秒左右;之后換手套從喉嚨采樣,4秒左右就可以完成。整個過程輕松簡單。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在現場排隊

香港議員:香港防疫比內地松懈 有時我們也很無奈

  領到檢測物料

  觀察者網:看新聞,反對派在煽動市民“杯葛”(抵制)檢測。

  陳文偉:確實有不少人自己不做檢測,也煽動其他港人不要做。其實我個人認為香港政府普及檢測這事做得馬馬虎虎。

  普及社區檢測,是為發現潛在患者;但政府采取自愿式報名,而非強制,這么一來得出的數據其實是不完整的。很多人沒去,要是其中有人感染新冠病毒,自己卻不自知,繼續在社區里晃悠,極可能傳染已做過核酸檢測的正常人群。

澳门福彩  在第三波疫情剛開始時,就有朋友提議,香港政府應該要求大家兩個禮拜不要外出;政府如年初那般,為大家提供一定的經濟補貼;隔離期間,政府強制推行核酸檢測。若這三管齊下,香港政府可以拿到一個非常完整的數據。只是香港政府沒能下這么大的決心。

  在此呼吁香港市民積極參加全民檢測,為己為人。

  觀察者網:關于全民檢測,香港也有不少傳言,比如“DNA送中”。你周圍相信的人多么?

  陳文偉:確實有一些輿論很不科學,且帶有很強的偏見。基因資料被送到內地,這說法缺乏事實依據,但真有人信,在Facebook等社交媒體上很多人這么想。

  除這之外,還有其他一些說法,比如有大學的傳染病學者公開表示,他覺得自己沒問題,就不去做檢測了。作為醫學專家,講話是不是要負責任?民眾普遍信任權威專家,而他的話卻如此不科學,有負其社會影響力。

  也有醫生宣稱,若假陽性案例過多,將極大增加醫療系統的負擔。對于這一說法,我也有不同意見。假陽性也好,假陰性也罷,都必須以全民安全健康為主,抗疫放在第一位。再者,若香港的醫療系統難以負荷,別忘記,我們背后還有中央的強大支持。中國的病毒檢測能力世界第一,武漢用10余天時間就完成近千萬人的核酸檢測,這點連號稱最先進的美國都沒有做到。我們有這么多的實際經驗可以參考,憑什么說難以完成全民社區檢驗?

澳门福彩  總而言之,我覺得有些人的講話,一不科學,二是別有用心,企圖繼續煽動民眾搞對抗。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