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福彩

月亮是中國人的:抗美援朝戰爭志愿軍夜戰戰術建奇功

2020-08-31 15:00 評論數:

月亮是中國人的:抗美援朝戰爭志愿軍夜戰戰術建奇功

  “月亮是中國人的”:抗美援朝戰爭志愿軍夜戰戰術建奇功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各種輕重武器的呼嘯聲、爆炸聲劃過黑暗,刺耳的軍號聲短促刺耳,回響在寒冷的夜空中。”這不是文學描述,而是美國陸軍軍史中,朝鮮戰爭美軍親歷者關于志愿軍夜戰進攻的紀實回憶。短短的文字,再現了70年前志愿軍夜戰戰術的威力。

  揚長避短的戰場逆襲術。戰爭史上,暗夜是軍事行動最好的掩護之一,夜間作戰歷來是弱小一方戰勝強敵的重要戰法。人民軍隊從紅軍時代起,就高度重視利用暗夜掩護偷襲、突襲敵人,積累了豐富夜戰經驗。到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前,我軍夜戰戰術戰法已爐火純青。面對掌握制空權和具有強大火力、機動力的美軍,志愿軍第一副司令員鄧華在戰前動員時就曾強調,美軍適合遠距離作戰,可以發揮其火力優勢,而我們一定要在近距離內解決戰斗,讓美軍的坦克大炮發揮不出威力。

  1950年11月1日晚,中美兩國軍隊的第一次交戰——云山戰斗打響。志愿軍充分發揚我軍夜戰經驗,利用夜暗大膽進攻、快速分割、迅猛突擊,很快就與美軍形成敵中有我、我中有敵的膠著態勢。一向奉行“唯武器論”的美軍,在黑暗中產生了被對手擊中軟肋的感覺。飛機在夜間不能出動,炮兵不敢亂開火,火力、機動力無法發揮作用。美軍只能依靠輕武器抵抗,被拉到輕步兵對抗的同一起跑線上。志愿軍充分發揮夜戰特長,一舉殲滅美騎兵第1師8團大部、南朝鮮軍第1師12團一部,斃敵2000余人,實現志愿軍入朝作戰的“開門紅”。

  日本陸上自衛隊的《作戰理論入門》一書,稱贊云山戰斗為模范戰例,高度評價志愿軍戰術應用得當,集中絕對優勢兵力包圍孤立美軍,并積極勇敢地實施夜戰、白刃戰,取得圓滿勝利。

  美第8軍軍長泰勒戰后評論中國軍隊稱,“他們很會運用戰術,以減低我們的火力優勢,其方法是在黑暗中接近我們的陣地,然后和我們緊纏在一起,使我們無法要求炮兵射擊和空中攻擊,否則就有同歸于盡的危險”。

  志愿軍戰后總結經驗時指出,只要我軍和美軍接近,他們的飛機大炮就不敢再用,越接近敵人,自己就越安全。

  隱蔽接敵的戰術突然性。據志愿軍統計,1個營夜間進攻美軍陣地,傷30人,但白天和美軍對峙,在空中火力和地面炮火下傷亡高達300人。可以說,暗夜已成為我軍最好掩護。縱觀抗美援朝戰爭,1950年10月19日,志愿軍跨過鴨綠江是在夜間完成的。從云山戰斗開始,到志愿軍夜渡臨津江、跨過“三八線”,志愿軍5次戰役都是在夜間發起的。上甘嶺戰役的勝負,也是在夜間決定的。抗美援朝收官之戰金城戰役,同樣是在夜間打響。

  夜戰中,我軍攻其不備、隱蔽接敵,敵人經常到最后一刻才發覺,被打得措手不及。以云山戰斗為例,我軍利用暗夜掩護,先打南朝鮮軍,待美軍火力暴露后,突然猛攻美軍所盤踞的高地。盡管美騎兵第1師號稱是美國國父華盛頓建立的精銳部隊,戰斗經驗豐富,但面對志愿軍的迅猛攻勢,該師8團3營營長米利金還是被打得暈頭轉向,盲目指揮重機槍手“哪里有喇叭聲就往哪里打”。該營被我軍全殲,番號也被美軍撤銷。類似場景,在朝鮮半島的月夜下一再上演。雪馬里殲滅英軍“皇家陸軍雙徽營”、新興里殲滅“北極熊團”、奇襲白虎團……一支支敵精銳部隊,成為我軍夜戰的刀下鬼。

  美國第8集團軍司令李奇微在回憶錄中寫道,“中國部隊很有效地隱蔽了自己的運動。他們大都采取夜間徒步運動的方式;在晝間,則避開公路,有時在森林中燒火制造煙幕來對付空中偵察。中國人沒有留下一點部隊運動的痕跡。美軍整個部隊甚至較低級的軍人都對中國人的威脅掉以輕心”。

  勇猛無畏的攻擊殺傷力。為贏得最大夜戰戰果,志愿軍在夜戰中拿出最勇猛的戰斗精神,實現最高作戰效率。我軍大多數戰役戰斗,一般都在黃昏或拂曉發起,這時的敵人或警惕性最低,或疲勞度最大。一旦戰斗打響,志愿軍將士便一往無前、勇猛沖鋒,不怕疲勞、連續作戰,以優勢兵力在夜間突破敵人防御,楔入到敵縱深斷其退路,動搖其布勢,快速完成分割包圍、各個殲敵。一些美軍士兵往往在睡袋里就送了命,勉強爬起來的也是舉槍亂打。

  美國戰史中這樣描述志愿軍夜戰進攻,“中國士兵信手射擊,投手榴彈、往車上放炸藥包、焚燒汽車。營部地域頓時陷入混亂,到處都在戰斗”。志愿軍的勇猛進攻,甚至讓一些美軍出現幻覺。美軍中尉希爾回憶志愿軍夜間進攻時描述,“當時我好像是在做夢,聽到一陣軍號聲和馬蹄奔馳聲。接著一群模糊不清的人影好像從天而降,并馬上向他們所發現的任何人射擊和拼刺”,而當時并未有騎兵部隊入朝。

  志愿軍在實戰中摸索完善的一整套夜間運動進攻作戰原則,給敵人造成重大殺傷。對志愿軍夜戰毫無辦法的美軍只得承認,“月亮是中國人的”。(陶國尹)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