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福彩

放手成全妻子,異國孤老終生,王庚有多愛陸小曼,你可能想不到

2020-01-31 15:48 評論數:

  王庚,1895年5月15日生,1911年畢業于清華大學,同年赴美留學,最初入密歇根大學,不久改入哥倫比亞大學,后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讀哲學,1915年獲普林斯頓大學文學士學位。又到西點軍校攻軍事,與美國名將艾森豪威爾同學。1918年6月,以第十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回國。

  王庚回國后就供職于陸軍部,短短的6年時間,他由一般青年,步步高升,平步青云,前途無量,這樣屈指可數的人才,小曼父母當然看好。

  陸家將小曼許給了王庚。婚禮轟動北京城,陸家何等的財力和地位,獨女的婚禮自是體面,奢華。不僅僅是金錢的堆積,更是身份的象征。儐相就有九位之多,曹汝霖的女兒、章宗祥的女兒、葉恭綽的女兒、趙椿年的女兒外,還有幾位英國小姐。為了這場盛大的婚禮,陸家也是費盡心思,一定要小曼風風光光的嫁出去。前來賀喜的顯貴不計其數,社會名流,政界要員,商界泰斗都是當時顯赫的人物。19歲的小曼就這樣轟轟烈烈的嫁給了王庚。

  王庚本來就不懂得什么浪漫情調,而且常常公務繁忙,沒有太多的時間陪伴自己的嬌妻。小曼就像一枝鮮艷欲滴的紅玫瑰,在盛放的季節里卻失去了園丁的照料,只得在溫室的營養土中落寞地生長。小曼忍受不了這樣的孤寂,她希望有人陪伴,看盡世間美景,共度青春年華。等漸漸老去之后已然可以回味曾經的幸福,這是女人最單純的想法。時間是王庚最寶貴的東西,小曼天真爛漫的想法,在這種胸懷大志的男人面前就是浮塵,不值一提,只有實實在在金錢和權力才能入王庚的眼。王庚正是少年得志的時候,他只能更加努力變成更好的青年。

  而徐志摩的出現,則讓小曼的天空重現了光輝。跳舞、看戲、郊游、會友……小曼這枝紅玫瑰終于被帶出了慵懶的的溫室,盡情地享受著陽光雨露的滋潤,越發顯得光彩照人了。

  事實上,志摩與小曼的頻繁交往王庚是知道的,也是同意的。雖然他不希望小曼過多出入于交際場所,但又 因為不能經常陪伴照顧愛妻也有些愧疚。所以每遇小曼孤單,想要出去走走時,他總是抱歉地說:“我沒時間,讓志摩陪你去吧。”若是志摩來邀請他們夫婦同游,王庚也總是抱歉地說:“我沒時間,讓小曼和你一起去吧。”

  古板老實的王庚從來也沒有想過,讓那個多情而寂寞的朋友去陪伴自己那同樣浪漫且孤獨的妻子是有多么大的危險。小曼在他眼中只是一個愛胡鬧的孩子,他可以嬌慣她,容忍她。王庚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小曼會逐漸成熟起來。女人一旦變成母親就會處處為家庭和孩子著想,那些虛無的,幼稚的想法也會逐漸褪去。王庚一直等待著小曼蛻變的那一天,只是他沒有想到,還沒有等到小曼改變的那一天,她就遇見的了志摩,兩個人不顧一切要在一起,將他一切的希望全都捏得粉碎。

  小曼和志摩隱秘的戀情被發現了,整個京城街頭巷尾都在議論紛紛。很快,王庚也知道了。被朋友和妻子雙雙背叛的他可以想象有多么憤怒了,據說他曾拔出槍,揚言要殺掉志摩。

  剛知道小曼與志摩的事情,王庚痛苦萬分。他找小曼談心,勸她放棄這樣的想法。王庚認為小曼極不理智,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王庚告訴小曼不要頭腦發熱,這只是一時之氣,一時痛快。日后要面對的問題不是小曼能夠面對和解決的。但是小曼聽不進去王庚的勸阻,無奈之下,王庚將小曼教給了她的父母,希望小曼能夠體諒親人的感受,及時抽身。他們依然是恩愛的夫妻。

  只是王庚的想法太簡單了,小曼已經陷得很深,難以自拔。不論是誰的話都聽不見去。就算志摩遠去異國他鄉,小曼依然抱著離婚的念頭不肯改變。看著小曼因為離婚的事情,一次次病倒,他真的不忍心,畢竟是幾年的夫妻。王庚對小曼一直愛意不減,只是他不是小曼心中想的那一位。這是作為丈夫的悲哀,還要面對有些人異樣的眼光。王庚已經開始力不從心,心痛萬分。至今為止他還是沒有改變,只要小曼能夠回到自己的身邊,這些屈辱他也可以忍受。

  王庚一直在等待,小曼也在等待,但是小曼卻是在等待志摩回來,帶著她逃離王家。她想永遠和志摩在一起,成為志摩的妻子。王庚的希望注定要落空。

  一個沒有過錯只是不懂憐香惜玉的你男人,就那樣無情的被拋棄了,還戴上了最讓男人難堪的綠帽子。那個搶走自己妻子的人還是自己信任的朋友,這是多么大的打擊。王庚到最后還是愛著小曼,只是他自己知道他們之間的差距,根深蒂固的東西已經無法改變,所以他選擇了放手。這樣的決定是多么的殘酷,他沒有辦法,只能如此。看著自己的妻子投入別人的懷抱,自己無能為力,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切發生。

  其實,王庚是一個可憐人,他的錯只是找了一個性格不合的妻子。他的生活方式永遠跟不上妻子的腳步,達不到她的標準。多少次他想申訴,自己很努力想給妻子更多的幸福。所以他日夜工作,幾乎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工作機器。結婚的時候,小曼的父母在很多人之中看重了他,把自己唯一的掌上明珠許配給了他。他的家境并不是多么殷實,比不上小曼家里顯赫。他知道只有自己更加努力才能給小曼幸福,也能讓陸家對他刮目相看。他是一個好男人,他的錯就是遇上一個不適合自己的女人。

  據梁實秋回憶,王庚曾找到志摩,對他說:“我們大家是知識分子,我縱和小曼離了婚,內心并沒有什么成見;可是你此后對她務必始終如一,如果你三心二意,給我知道,我定以激烈手段相對。”

  志摩對小曼的愛轟轟烈烈,人盡皆知,而王庚又何嘗不愛自己的妻子呢?只不過他愛得深沉,愛得冷靜,不如志摩那般熱烈罷了。面對小曼的出軌,他選擇了放手,選擇了成全,選擇了獨自吞咽背叛的苦酒,而把生機和希望給了小曼。誰又能說他對小曼的愛不是真愛?誰又能說他給小曼的愛比不上志摩所給予的呢?

  他的人生沒有像預想的那么輝煌,小曼與志摩的事情對于王庚來說是一個莫大的打擊。自從知道他們的事情,王庚一直活在痛苦里,與小曼結婚三年也未能得一兒半女。王庚沒有再娶別的女人,最后在國外一個人孤老終身。這就是他的命運,多么令人惋惜。華麗的出場,卻那樣暗淡地離開了。

  人生沒有假如,我們卻可以幻想一萬種可能。如果王庚沒有娶小曼這個任性、嬌慣的女人,他與一個賢良淑德的女人結婚生子,幸福的生活,沒有來自世俗的傷害與恥笑。他的人生會不會燦爛一些?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