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福彩

朱見深登基后便為于謙平反,但十年后才為朱祁鈺平反且還有保留

2020-01-30 13:18 評論數:

  明憲宗為于謙翻案是在成化元年(1465年),也就是他剛繼位就為于謙平反了。從明憲宗為于謙平反的過程和力度可以看出,于謙的沉冤得雪,可謂是眾望所歸,沒人有任何異議。明憲宗只是干了一件順水推舟的事情罷了。

  明憲宗為叔叔平反,是在成化十一年(1475年),比平反于謙晚了十年。雖然明憲宗也肯定了叔叔的部分功績,但比起于謙,憲宗對叔叔還是打了折扣的,沒有恢復他的全部榮譽。從這就可以看出,為景泰帝平反,明憲宗承受的阻力和顧慮非常多。

  至于于謙和景泰帝為什么會有這種差異?這就要從明英宗晚年的各種弊政說起了。

  明英宗發動奪門之變后,相比于他在之前正統年間的表現,還是有一番作為的,比如他在處理政務方面就比正統時期勤快。但昏君始終是昏君,英宗再怎么勤政,也擺脫不了他的昏君本色。天順八年(1464年),他駕崩后,明憲宗接手時,大明王朝完全就是個爛攤子。

朱見深

  首先,明英宗復辟后,一面大規模清洗景泰時期的大臣,如于謙、王文、范廣等人被無辜殺害;陳循、江淵、俞士悅、蕭镃、商輅等人或被流放,或被罷職;另一方面,明英宗給王振翻案,并在京城為王公公建廟祭葬招魂。這兩個舉動讓天下士子寒心,民間非議之聲極大。

  其二,湖廣土地兼并嚴重,流民四起,英宗處置流民不當,激起重大民變,導致明憲宗剛繼位時,就面臨了百萬荊襄流民大起義。

  其三,建州女真坐大,屢屢犯邊,明英宗坐視不理,導致遼東邊患嚴重。

  基于以上三點,明憲宗繼位時,明朝可謂是內憂外患。既然英宗如此昏聵,明憲宗繼位后,自然是要給老爸善后了。

  首先,明憲宗為了挽回民心,于成化元年(1465年)下詔全國,說父皇明英宗臨終前囑托自己為于謙翻案,于謙是好人,之前冤枉他了。不久后,于謙的兒子于冕被赦免所有罪責,并征召回朝為官。此舉動為明憲宗穩定政權,奠定了非常好的聲望。

于謙

  其二,成化二年(1466年),明憲宗花大力氣平定荊襄流民。截止至當年年底,荊襄地區的叛亂基本被平定。

  其三,成化三年,明憲宗召回商輅,并任命其為首輔。后來在商輅的建議下,明憲宗集結五萬大軍以總兵官趙輔為總指揮,遼東總督李秉為副總指揮,兵分三路,以雷霆掃穴之勢滅了建州女真。將女真人的崛起推遲了約一百年。

  干完這些事后,英宗后期導致的亂局基本被搞定。此時此刻,擺在明憲宗面前的問題只剩下一個——要不要為叔叔景泰帝平反。

  景泰帝的一生,可以說上不愧祖宗,下不愧萬民,更不愧對他那把祖宗基業當兒戲而不知悔改的昏庸哥哥明英宗。

  可是,景泰帝對誰都好,唯獨對于他可憐的侄子明憲宗實在是太殘忍。

朱祁鈺

  作為正兒八經的皇太子,明憲宗在叔叔繼位之后就整日生活在惴惴不安之中。有人認為朱見深口吃的毛病就是從那個時候因壓力過大落下的。

  景泰帝初掌權時,還干點形象工作,但掌權日久之后,連表面工程都不想要了,直接就廢了憲宗的太子之位。

  懂點歷史的人都知道,古往今來廢太子的下場是什么?不是死,就是被囚禁而死,大多數人不會有好果子吃。

  既然大家都知道,當時被廢黜的明憲宗自然也知道。我們也很難想象,他在被廢之后到自己父親朱祁鎮奪門之前的那一段日子,年幼的他是如何每天茍延殘喘度日的。

  所以實事求是地說,對于叔叔朱祁鈺,明憲宗是有足夠的理由來恨他的。

  但是,明憲宗這個人很厚道,縱然叔叔對他不厚道,但即位后的他對于他的叔叔卻沒有任何落井下石,只是淡淡 地說了一句:“景泰以往過失,朕不介意。”一句“朕不介意”,真大胸懷也。這也表明了明憲宗為叔叔翻案的決心。

  當然,想翻案和具體落實,這是兩碼事。畢竟景泰帝死后,明英宗廢了他的帝位,為他上的謚號“戾”(郕戾王)字,也是典型的惡謚,表示景泰帝終身為惡,死不悔改。完全把景泰帝的案子定死了。

朱祁鎮

  所以縱然明憲宗時期有不少朝臣為景泰帝鳴不平,認為他危難之時受命,削平惑亂,使老百姓安居樂業,功勞很大,卻謚以“戾”字為號,很不公平,主張為他翻案。明憲宗也是不敢立即允諾。

  就這樣耗了幾年,成化十一年(1475年)時,也就是后來的明孝宗朱祐樘被立為皇太子的當年,在商輅等人再次奏請為景泰帝平反后,明憲宗才下了翻案的決心。

  不過眾所周知的原因,明憲宗還是不敢徹底翻案,他雖然恢復了叔叔的帝號,并下令按帝陵的規格修飾陵寢。在一定程度上承認了景帝的功績。但始終沒有全面平反,所定的謚號“恭仁康定景皇帝”僅為5字,而且還沒有廟號。這與明朝其他皇帝都有廟號,謚號都是17字有不小差距,這使得景泰帝在規格上較其他皇帝低。

  后來直到南明弘光時期,景泰帝才加上廟號代宗,并增加謚號到17字——“符天建道恭仁康定隆文布武顯德崇孝景皇帝”。至此,朱祁鈺在禮儀規格上與明代其他皇帝平等。他的歷史功績也才稍稍為后人所知曉。

景泰陵

  總體而言,于謙和景泰帝的平反,大前提都是他們生前有功。于謙就不用多說了,不僅有大功,而且還忠誠。在奪門之變期間,于謙寧可選擇死,也未有絲毫不臣之舉。他如果不能翻案,大明還怎么招攬人心?景泰帝也不用多解釋,若不是他力挽狂瀾,瓦刺如何能退,明英宗又如何能返京?大明王朝都沒有了,明英宗還算個什么玩意?

  所以,他們被殺和被污名化處理,都屬于典型的冤案。明憲宗為他們平反,既是對他們功勞的肯定,也是為了自己的統治能更加穩固。當然由于性質的不同,這導致明憲宗對他們的平反有明顯的區別。

  不過,這也是當時時代限制導致的結果。

相關文章
標簽/專題
頭條推薦
我要評論 返回頂部